宝藏女孩.

马💞

汽水味的:

哇哦哦哦突然惊喜(☆_☆)

Pinellia.:

来自 @汽水味的 《尼逸症候群》

boss我把你的语录整理好了!
敖秘书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跟你谈情说爱了!

【全员恋爱】圣诞至上(真爱至上番外)

十五删:


说好的2000fo福利,虽然没能在平安夜赶出来,但还是在圣诞节赶出来啦!


圣诞快乐大家!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


因为是赶工所以这个番外写得很匆忙很多不足之处,以后有机会会慢慢修。


虽然垃圾儿童剧毁我青春毁我人生,但还是舍不得第二人生里可爱的你们啊。






 圣诞至上


 


上、


 


 


“  Let it be Christmas everywhere


 


Let heavenly music fill the air


 


Let every heart sing let every bell ring


 


The story of hope and joy and peace


 


……”


 


乡村吉他和男人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城市的12月24日上方,透过无数红色绿色的礼物、彩灯和圣诞树,又变成了人们头上的红帽子,身上的麋鹿图案和不知从哪儿而来的大白胡子。


 


张专员“啪”的一声关掉了CD机和音响,回头对着伍扬吼:“我叫你哄好孩子,你在干什么?”


 


“我?”伍扬和身边的小女孩一起抬起头,露出了两张用口红和眼影眼线膏画得一团乱糟糟的脸:“我在哄孩子啊。”他又看回了身边身边的孩子:“你看囡囡多高兴,对吧,囡囡?”


 


小女孩说话还不太流畅,用拼命点头和挥舞双手的肢体语言表示对的对的。


 


张专员两眼一黑,走过去一手抱起囡囡,一手拉着伍扬进了盥洗室,给他俩“卸妆”洗脸。


 


洁白的洗手台随着卸妆油浮起了一层层颜色诡异的液体。


 


张专员擦干了囡囡的脸,终于将女儿恢复了粉雕玉琢的模样,由着她蹦蹦跳跳地去了房间玩芭比娃娃。他回过头来看将整张脸埋进水里又抬起头来一通乱撸的伍扬,无奈地喊他:“亲爱的。”


 


“诶,怎么啦?”


 


“我今天要加班,你是知道的吧。”张专员忧心忡忡地望着他:“今天必须你来带囡囡。答应我,别跟她玩这种游戏……”


 


“好啦好啦。我知道的。”伍扬终于擦好了脸,诧异地问:“不过,你怎么今天还要加班?”


 


“宋玄的新年迷你专辑要赶进度。”张专员笑道:“老板,你不会又不管这事儿了吧?”


 


伍扬叹了口气,悲剧地发现自从他说服张专员从飓风跳槽到深度发觉给他当音乐总监后,两人的相处时间并没有因此而变长了多少。


 


“我管这种事儿干嘛,我只管你。”伍扬抱住他亲了亲他的嘴角:“别去了,今天公司也没几个人。再说了,今天晚上不是还要在家开平安夜派对么?”


 


张专员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步入中年的小孩,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下午就回来,早上我喊了陶桃和Tina来帮忙。你会在我回来之前布置好房子和准备好晚餐的对么?”


 


“那我可说不准。”伍扬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要是弄不好,我们晚上就一起喊外卖。”


 


张专员笑了笑,凑上去回了一个吻:“不,你会搞定的。”说罢看了眼时间:“我得走了。”


 


“去吧去吧。”伍扬抱着囡囡将他送到前门。张专员在出门前突然担忧起了今天晚上的圣诞派对:“你说他们晚上……都能来吧?”


 


“能来能来。”伍扬漫不经心地一边整理女儿的辫子一边告诉他:“简亓和陶醉他俩做完婚姻咨询后且不离婚的话就来;宋玄能说服他哥的话也会来;达夏和小贺正在回国飞机上,如果机长开得快一点就能赶到了;达西和程以鑫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我相信他俩看到我发的短信了……”


 


张专员沉默了一会儿,决定放弃从这些信息中提取出“他们会准时赶到”的信息:“那行,再见亲爱的,再见囡囡。”


 


 


电梯到来的时候,一开门张专员就看到了陶桃和Tina两人,有些惊喜:“哎,这么巧?”


 


Tina穿着大红色小短裙围着红色小披风,白色耳罩毛茸茸的就蹦出了电梯:“早呀,囡囡爸。”


 


她喜欢极了囡囡,现在对伍扬和张专员都是这个叫法。


 


陶桃最近终于在Tina的坚持下将黑长直染成了浅棕色,踩着细跟长靴走路带风似的踏出了电梯:“早,今天还要去公司么?”


 


张专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办法,宋玄的迷你专之前选歌的时候超期了。”


 


陶桃点了点头:“辛苦了。”


 


“是你们要辛苦了。”张专员笑道:“囡囡拜托你们照顾一下。晚上的派对人多,少不得要仰仗Tina的手艺了。”


 


Tina拼命点头:“没问题哒!”说完被陶桃往自己怀里拉:“要用我们家特级厨师,问过我的意见了么?”


 


“啊,你不给么?”Tina仰起头扯着陶桃的衣袖:“你不让我给别人做饭么?”


 


陶桃哼的一声:“你那懒的,平时给我做都少。”


 


“哦,原来是生气我没给你做很多吃的呀……”Tina踮起脚尖将自己送到陶桃面前:“没关系,Tina给你吃~~~~~”


 


张专员在自己的鸡皮疙瘩起来之前迅速将电梯关上了,将那个最好命的撒娇女孩隔绝在电梯外。 


 


离开了琐碎的家庭生活,张专员终于有空想想音乐上问题。他看了眼昨天刚收到的宋玄新歌demo,正想转给另一个音乐总监——陶醉,又想起他跟简亓今天又去做婚姻咨询了。


 


怎么这俩天天做婚姻咨询,他们是买了个包年套餐么……他在心里默默腹诽,然后裹紧了围巾走进了圣诞前日的小雪和阳光中。


 


 


“麻烦通知一下咨询师,我们预约过了。对,上午十点。我们现在直接进咨询室对么?好的,谢谢。”


 


简亓对着前台礼貌地露出标志性的微笑,确认完了预约便回头喊那个已经快在沙发上睡着的人:“走吧醉醉,预约咨询时间到了。”


 


“走什么走,咨询什么咨询。”陶醉睁开一只眼:“咱就不能干脆点,直接离婚得了么?”


 


“不能。”简亓穿着高领毛衣长风衣,趾高气扬地将他从沙发里拉起来:“要是我俩能成功离婚早离了三百次了。”


 


陶醉嘟嘟囔囔地抱怨:“这不是离不成日子又过不下去么……”


 


新来的前台小姐第一次见到那两个年轻男子,听着他俩的对话惊讶得说话都有些磕巴:“那那那那那俩大帅哥是一对啊……?”


 


见多了的另一前台小姐倒是很淡定:“对啊,你是不是打上他俩的主意了?”还未等新小姐回答就自问自答了:“别想了,那俩来做婚姻危机咨询多少次了,此次都在闹离婚,离了这么久也没离成。”


 


“我看啊,这就是他俩的情趣。”前台小姐下了断言。


 


咨询师走进来的时候一点都不意外地发现又是那两位:“哇哦,我以为你们至少能坚持到新年。”他摇摇头:“这才到圣诞节……”


 


于是他在那两人面前坐下:“这次又怎么了?”


 


简亓摊开手:“正是有关过平安夜的问题……”


 


陶醉来劲了打断了他的话:“这次真不是我的问题。平安夜就是出去狂欢的日子,他倒好,非得拉上我去老板家开派对。”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一定又是跟那群玩朋克的小混混喝酒胡闹到天亮……”简亓说起这个就气得连假笑都免了:“你想都别想。”


 


陶醉倒是学会了他那一套假笑:“你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天天都拿囡囡的照片追着我说——哎呀你看小孩多好啊好多啊……”


 


“我夸人家小孩可爱有问题么?”


 


“你明知道我最讨厌小孩了,那全是一堆小恶魔。”


 


“相信我,没有人比你更小恶魔了。”


 


咨询师在两人你来我往的人身攻击中默默扬起双手示意他们安静:“行……还是老样子。”


 


他叹了口气:“我们也按老样子来进行婚姻情况评估吧。”咨询师低头翻了翻记录本:“你们最近的性生活频率如何?”


 


简亓挑了挑眉:“……还行?”并且难得陶醉没有站起来对其表示反驳。


 


“还行是怎么个行法?”咨询师托了下巴:“最近一周进行了多少次?”


 


陶醉捂了脸说脏话:“这他妈谁记……”可惜这话还没说完简亓就报出了数字,然后陶醉就变成一个超大的惊讶脸:“卧槽?你还数数来的?”


 


简亓冲着他笑了笑,假的那种,用虎牙表示鄙视:“你偶尔也负责以下买套套这种家庭琐事,你也会记得的。”


 


咨询师扶了额:“你俩感情还是很好的……别反驳,这个数字就是最好的说明。但一直以来你们对如何在一起生活都有不同的看法,且永远无法达成一致。”


 


“我是咨询师,但也无法改变你们各自的观念。所以我能给出的建议是,你们不妨说出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生活模式,然后各自尝试一段时间,看看是否能达成一致。”咨询师看了看窗外那棵巨大的圣诞树下来来往往的人,回头对他们笑道:“就好比今天,既然你们对圣诞的理解不同,为何不都试试呢?”


 


两人走出了咨询所。陶醉脖子里落进了小雪花,冷得他一激灵。简亓看到了,“啧”的一声后摘下了自己的围巾裹在他的脖子上。


 


“谢谢。”陶醉闷闷地回答。


 


“这样吧。”简亓扬了扬手里咨询师给的建议:“今晚先去伍扬家,等那边散场了——他家有小孩,肯定九点钟就散了——我再陪你去狂欢夜。”


 


陶醉撅了撅嘴,应了声好:“那我们早点过去吧,我姐还在那边帮忙呢。”


 


“行。”


 


 


其实陶桃并没有帮上什么忙。带小孩的是伍扬,烤火鸡做蛋糕的是Tina,她像个女王一样坐在沙发上翻看时尚杂志。


 


伍扬瞧了她一眼:“陶桃,借支口红。”


 


陶桃头也没抬:“不借。老张临走前专门嘱咐过了。”


 


“小气。”伍扬难得哼了一声,转头对囡囡说:“你看,陶桃阿姨最小气了。”


 


陶桃依旧没抬头:“是姐姐,不是阿姨。”


 


“差辈了,不然你得喊我叔。”


 


“伍叔,你好。”陶桃给了个不屑的眼神:“要是能再差一辈儿,就算让我喊达夏叔叔也没问题。”


 


 


达夏在飞机上睡得好好,突然就打了个喷嚏。


 


贺呵呵本来也睡着了,被他这一声响弄醒了,眼都没睁开就帮达夏拉了拉毯子:“冷了?”


 


达夏揉了揉鼻子:“没有,不知道怎么就打喷嚏了。”他看了看窗外的云层:“好像已经开始下降了。”


 


贺呵呵“嗯”了一声,伸了个懒腰:“真是不容易。”


 


这已经是达夏出道的第五年了,在程以鑫婚后处于半隐退的状态后,达夏一直是公司力捧的新当家一哥。


 


“太不容易了。”达夏偏过头往贺呵呵那边靠了靠:“我还挺怀念以前的。”


 


他说:“以前我们俩还能在街头骑机车,到处乱跑,跑到什么地方你都能给我拍出好看的照片,省了公司多少摄影师费用。”


 


“所以你们深度发觉就把我挖来当你的助理兼职摄影师了。”贺呵呵假装生气:“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吃了好大一个亏。”


 


“不亏不亏,我给你加工资。”达夏凑上来吻他:“一个亲亲不够,我就再加一个。”


 


“流氓你要干什么。”贺呵呵边笑边躲:“你再过来,我就一个电话……”


 


达夏挑眉:“干嘛,你还想报警啊?”


 


贺呵呵笑着说:“不报警,我就告诉你的后援会会长,你买了假航班。”


 


“诶诶诶诶我错了你别这样。”


 


达夏前段时间在国外电影取景,一拍完就被老板通知一定要回来一起过圣诞,为了能准时到达不被粉丝打扰还特意买了晚两个小时的航班。然后提前溜去机场,在粉丝赶来送机之前改签成立马起飞的航班回了来。


 


身边一个工作人员都没带,就带了男友。


 


贺呵呵逗他:“你别高兴得太早,就算我们起飞时候开溜了,现在接机的粉丝也肯定都得到消息,说不定已经都在机场堵着呢。”


 


达夏深深的“唉”了一声,拉了拉贺呵呵问:“你说,咱俩还都是鑫粉的时候,看机场图看得还挺乐呵的,怎么现在想起来一个头两个大?”


 


“因为现在你是大明星了啊。不然要是你哪天糊了,就没这个烦恼了。”


 


飞机上响起了空姐甜美的声音提示他们快着陆了,请在座位上坐稳。


 


达夏看了贺呵呵一眼,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


 


 


结果下机后并没有看到蜂拥而至的粉丝。达夏惊讶地看了眼贺呵呵:“天啊,我才离开几个月已经糊成这样了?”


 


贺呵呵翻了个白眼:“还不是我,给你家几个大前线站子放了假消息,说我们会在中途去香港转机,俩小时后才能回这里。”


 


“天啊,你居然还能在粉圈混着啊。”


 


“人在江湖飘,哪能没小号。”


 


“天啊,你也太厉害了我的大大。”达夏看他的样子不管是当年小透明时期,还是现在成了大明星都没变过,眼睛里亮亮地冒着星星。


 


贺呵呵就看了一眼心跳就没由来地漏了好几拍——要死要死,都在一起五年了怎么还跟第一次接机的小前线似的。


 


“哎不行。我本来想明天再说的,可是我现在好怕大大你爬墙了我现在就得说。”达夏突然没头没脑地说。


 


贺呵呵一愣:“啥事啊,还有你看过跟了五年还爬墙的站子么……”


 


“贺呵呵先生。”达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你想不想,跟我结婚啊?”


 


周围虽然没有粉丝来,但已经有不少人认出了达夏,此时整准备举起手机对着他俩拍。贺呵呵脸上一红:“这种事能在机场说么!”


 


他推了达夏快走:“你要死啊,我们快点吧,伍扬和张哥还在家里等我们呢……”


 


“哎你倒是说你答不答应啊……”


 


 


Tina把布满了坚果和巧克力的慕斯蛋糕放上桌子,一摸手机就看到自家大侄儿发来的短信说他跟达夏已经下飞机了:“他们好快哦,那我们也要快点啦。”


 


“桃桃,陶桃~”她喊道,举起了手里的可可粉,双手合十:“我能拜托你给蛋糕撒可可粉裱花么?”


 


“没问题。”陶桃走到她身边伸手理了理她的短发,又瞧着她蹦蹦跳跳去厨房了,忍不住开口劝她:“你不用做得这么多,太累了明天还怎么去抢圣诞折扣?”


 


Tina摇了摇头:“不累。”她又抬起头笑了笑:“而且……第一次跟大家在这么重要的节日进行这么大的聚会,我不能给你丢脸呀。”


 


陶桃摇头:“你啊你……”一语未毕,外边门铃响起了。伍扬正在陪囡囡玩跳珠,便冲着厨房喊了一句:“陶桃去开门!”


 


老板兼主人的话当然不能不听。陶桃一拉开门看到自家弟弟和万年仇人,挑了挑眉:“哇,给我个圣诞礼物吧——你俩是不是离婚了?”


 


“很可惜,并没有。”简亓一手拉着陶醉进来的,一手提着巨大的、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他将礼物放在屋里那棵圣诞树下,低下身子亲了亲囡囡:“小公主圣诞快乐,礼物要明天才能拆哦。”


 


“他居然敢当着我的面亲别人,我觉得我们的婚姻走到尽头了。”陶醉挤到了陶桃身边,开口抱怨。


 


陶桃在蛋白霜上撒出了一个圣诞树模样的图案,听到这话就算是亲弟也忍不住要翻白眼了:“你这么幼稚出门别跟别人说是我弟……”


 


“哎姐你怎么回事啊你怎么都开始偏帮学长了?”陶醉吵吵嚷嚷,又要找宋玄:“不行,只有他才能理解我,诶,他怎么还没来?”


 


伍扬抬起头:“宋玄啊……大概正在跟他哥打口水战呢。能不能来取决于他能不能说服他哥了。”


 


 


宋玄的确是在打“口水战”,字面意义的。


 


他从敖三身上爬起来,强行分开了两人的唇,开口撒娇:“哥,你就让我去嘛。我都多久没见过陶醉和老张了。”


 


敖三将他抱起来,板着脸问:“明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么?”


 


“记得呀,哥你的生日嘛。”宋玄将他摇了两下:“可是今天又不是你的生日,我们就去老板家玩嘛。”


 


“哥你知道么,连鑫哥今天都会来呢。”宋玄促狭的小心思都摆在脸上:“你也很久没见过鑫哥了呀,难道就不想他了么?”


 


敖三被哽了一口气,说实在他的确有点怀念这位发小和挚友。尤其是他结婚后,一年也只出来拍一两部戏,接一两个规格高一些的代言,大半的时间跟达西两个人不知道躲在哪儿逍遥快活,有时候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两次。


 


“那也不准。”平时敖三对宋玄都十分纵容,只有今天不知为何特别执拗:“我说不准就是不准,你得在家陪我过生日。”


 


“好了敖炫炫,你的新年迷你专不是已经制作得差不多了么?怎么不拿给你哥哥听听?是不是看不起你哥的音乐梦想?”


 


宋玄哈哈笑得前仰后合,从沙发上跑下去:“好好好,我这就去拿。”


 


敖三看着宋玄的身影走开了,才长出了一口气——可算是暂时打消了他去伍扬家过平安夜的想法了。


 


他从一旁摸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伍扬的名字:让宋玄来,有些事不能一辈子不面对。


 


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事,一种是伍扬想做的事,一种是伍扬懒得管的事。不幸在囡囡的作用下,前者的比例在不断扩大。


 


比如一个聚齐全部人的平安夜派对。


 


敖三在宋玄回来之前将手机藏了起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宋玄回了来,将耳机塞进哥哥的耳朵里:“你听听,好不好听?”


 


“你的歌,哪有不好听的。AZY公司每个人都买了你的全部数字专辑。”敖三摸了摸他的头发,突然喊他:“炫炫。”


 


“怎么了哥?”


 


敖三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决定松口:“你真的很想去晚上的聚会么?”


 


宋玄点了点头,又忙说:“但是哥你不让我去的话,我就不去。我什么都听你的。”他的大眼睛亮亮地闪着光:“我知道,哥不让我做的事一定有你的道理。”


 


“全世界我只相信哥哥,只有我哥哥永远会对我好。”


 


敖三有些愣住了:“如果……有些事,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呢?”


 


“那就按哥你的喜好来呀。你高兴的话,我们就去试试,如果你不高兴,我就不会去做的。”


 


这几年宋玄对敖三越发纵容,即使知道敖三控制欲强还不惜煽风点火,用事事听话的模样纵得他哥越来越管束他。


 


二十几岁的小伙儿连出个门都要哥哥同意,说出来也是有点惨的。


 


敖三管过了,这时候反而有点于心不忍了。他把耳机摘下:“新歌很好听。作为奖赏,本导师今晚准你去伍扬家了。”


 


“好诶!”宋玄乐得什么似的:“那我们快出门,我想给囡囡买玩具。”


 


“又要给她买芭比娃娃么?她那里怕是有一箱子的娃娃了。”


 


“哪有女孩子嫌弃娃娃多的啦哥!”


 


 


陶醉刷朋友圈时候看到宋玄新更新的状态,上面是他的自拍和他哥在驾驶座上的半张脸。配字“这次给囡囡买什么娃娃好呢?”


 


“老板。”他喊伍扬:“你给敖三施了什么迷魂记?他居然不扣着他弟给他过生日?”


 


“哪有什么……可能他自己想通了吧。”伍扬将正在扒拉圣诞树的囡囡抱回了沙发,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可不信。”陶醉掰着手指头算:“现在就差程以鑫和达西了吧。话说……你们有谁可以联系得到他俩么?”


 


偌大的屋子里一片沉默。只有烤箱传来叮的一声,Tina从厨房里跑出来,小短裙跟着整个人一起飘舞:“火鸡~火鸡~”


 


她检查了一下烤出来的成品表示满意,准备致力于烤土豆和胡萝卜做底盘,回头发现整个屋子都陷入诡异的沉默:“诶?你们怎么啦?”


 


陶桃帮她端走那只沉重的大火鸡:“别管他们。你小心烫手,这种事让我来。”


 


小姑娘恢复了蹦跳式走姿,跟着陶桃进了厨房,留下一屋子的人继续沉默。


 


只是这一屋子担心是否能联系得到程以鑫和达西的人并不知道,其实那两人出发得比谁都早。


 


 


达西将巨大尺寸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合上箱门后程以鑫一把跳了上去,坐在后备箱上晃荡着小腿看着他笑。


 


“怎么啦?”达西抱住了他的腰:“不出发么?”


 


程以鑫摇摇头:“达西,我有点怕。”他看了一下四周:“那个最近一直在跟踪我的人,会不会继续跟踪我们到伍扬那儿。”


 


达西沉默了一会儿,抬头亲了亲他:“别怕,有我呢。”他轻笑了笑问:“特保是做什么用的?”


 


自从五年前的Family Con两人公开结婚事实后,说程以鑫的事业没受影响是假的,各种粉丝指数蹭蹭蹭往下掉。只是一来简亓手里还有达夏这个超级新人,二来程以鑫本来也早有转型的想法,刚好趁着这个机会顺理成章地转型做演员了。


 


如今他一年里有大半的时间一边挑本子,一边跟达西进行无穷无尽的蜜月旅行。


 


最近几个月他们一直在某个边境省份的小城市里生活。短租了一套带院子的小房子,每天起床后就一起去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溜达,和各式不同的人聊天,然后再把这些东西记下来。


 


原本是极为惬意的一段时光,却被达西某天发现家里的院子有了个陌生脚印而产生了不安。


 


两人第一反应都是小偷,结果进屋后发现什么东西都没丢,基本排除了小偷的可能性了。后来这种不安感一直蔓延,直到有一天程以鑫单独出门,去城里的小便利店买酱油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才得到确认——他们的确是遭遇危机了。


 


“你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了么?”达西看起来比程以鑫还吓得不轻:“他怎么跟踪你的?没伤到你吧?”


 


程以鑫皱着眉想了想:“大概跟我差不多高,也差不多胖瘦。”他怕达西担心,又忙说:“兴许只是刚好认识我的粉丝,感到好奇。”


 


达西的特保本能显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他突然想起伍扬不久前发来的邀约,请他们平安夜的时候到家里开派对:“我们走吧,这里不安全。我们先回C市待几天,那边有敖三和我的兄弟,如果那个人还敢跟踪你,我们也好查。”


 


“好。”


 


于是他们在平安夜的前两天就开始了一段赴约的公路旅行。


 


“我给囡囡的礼物带上了么?”快到C市的时候程以鑫突然想起了这事儿,忙问驾驶座上的人。


 


达西点了点头:“都带上了。你走到哪都记着给囡囡买小东西,那些都被我收起来放成一个大盒子了。”


 


“谢啦。”程以鑫一手撑着在车窗上,一手拽了拽达西的衬衫下摆:“你有没有想过……也要个囡囡那样的小孩?”


 


达西握方向盘的手又差点打滑,真的很想提醒程以鑫不要每次都在他开车的时候提出这种刺激太大的建议。


 


“再过几年吧。”达西想了想说:“我还想跟你再单独过几年安静的日子。”


 


“好。”程以鑫笑着应了下来,想起前几日那个跟踪自己的人,突然有些担忧自己这安静的日子能不能过下去。


 


他们从高速公路上下来,四周慢慢响了各种圣诞歌曲的声音,随着飘雪一起飞进车里。


 


“我们快到了。”他回头看着达西,开心地笑了起来:“平安夜是朋友相聚的日子,想到能见到那么多人,还真有点兴奋。”


 


达西也笑着说对,然后牵住了程以鑫的手。


 


 


 


下、


  


 


张专员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来给自己开门的伍扬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忐忑了一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抱住伍扬轻亲了亲了他:“辛苦了亲爱的。”


 


“没什么辛苦的,囡囡很乖。”伍扬侧了侧身让他进来:“就是好几个小兔崽子还没到……”


 


“老板等等我们!”伍扬的话还没说完,抬头就看见达夏拖着贺呵呵从电梯里狂奔而出:“路上被粉丝堵住了!太可怕了!”


 


“这时候你就需要一辆私人直升机了。”从另一部电梯里走出了敖三与宋玄,看电梯下来的方向,居然是从天台上下来的。


 


张专员扶额:“敖总,你这派头也太……足了些了。”


 


但是不张扬就不叫敖三了。倒是宋玄抱着大盒子,高高兴兴地说:“给囡囡的,圣诞快乐!”


 


“谢谢,都进来吧。”伍扬让这半个娱乐圈的流量进了家门,心里盘算了下:“现在就差程以鑫和达西了。”


 


张专员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他们会来的。”


 


伍扬苦笑了笑:“他俩是我唯一没有把握的存在。”


 


屋里因为多了几个爱闹腾的人已经热闹得像发生了一场爆炸——贺家姑侄相见,陶醉和宋玄这对好损友相遇,张专员忽然担心自己家的天花板要被他们掀了。


 


正要关上门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清朗的声音:“隔着老远都听到伍哥家里的声音了。”


 


还是那个光芒四射的程以鑫,身后跟着达西,一步一步笑着走来:“我们来晚了么?”


 


伍扬欣慰地笑了笑:“没有,刚刚好。”


 


 


那边Tina已经在长桌上中间摆上了火鸡,两边沿着下来是特制的圣诞蛋糕和烤肠拼盘。这群人爱吃甜的多,半个桌子放满了各式布丁和小饼干。后来为了几个明星的演艺生涯考虑,又准备了好几份低脂的沙拉。


 


伍扬和张专员一家三口坐在最上面,一边是达西达夏两兄弟,另一边是陶桃陶醉两姐弟,对面是敖三和宋玄这对兄弟,一堆人将长桌子挤得满满当当的。


 


老板伍扬站了起来:“谢谢大家今天能来这个小派对。”他举起手中的香槟:“祝大家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欢呼声和酒杯相碰的声音相互交织在屋子上空。囡囡看得高兴,忍不住要去偷张专员杯子里的酒喝,被老张拦下来了。达夏却不管,悄悄用筷子沾了酒送到她嘴里,一大一小两个小孩一起笑了起来。


 


伍扬示意他们安静:“其实今天跟大家相聚,目的不仅仅是平安夜聚餐……”这话一说完满桌就响起了“我就知道……”“我说伍哥怎么可能单纯请吃饭……”“不愧是老板,就是坑……”的声音。


 


伍扬扫了扫脑门上的黑线,继续说:“其实这事儿有关囡囡。”


 


一听到跟小公主有关系瞬间全部人都安静了。


 


“是这样的,你们都知道。囡囡是我和老张一起收养的。”伍扬顿了顿又继续说:“当初在孤儿院办收养手续的时候一度遭遇麻烦,因为收养异性子女要求年龄差必须在四十周岁以上……只有收养孤儿才可以不必符合这个要求。”


 


“所以,我们为了确认囡囡是孤儿拜托了在警方的一些朋友做了调查,结果这两三年来查下来,竟然查出了一个大型人口拐卖团伙。”


 


“竟然是这么严肃的话题么……”达夏皱着眉头小声地问。


 


伍扬看着他笑了笑:“当中结果算是有喜有忧吧。”他低头瞧了一眼正在吃小蛋糕的囡囡:“囡囡是被父母卖给人贩子的,但兴许是天意,她亲生父母在卖了她后竟然双双遭遇车祸,她成了孤儿,却也成为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而且我本人也……”


 


张专员抱紧了囡囡,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伍扬便清了清嗓子:“我本人其实也有一个丢失多年的弟弟。”


 


“那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人我弟弟刚出生不久,在医院就被诊为早夭,因此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后来因着这次因为囡囡的身世调查,我们才知道这个有些人贩子在医院以骗人孩子早亡的模式偷偷卖走小孩,而我们家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伍扬忽然看向了贺呵呵:“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见见爸爸妈妈?”


 


“我?”贺呵呵的眼镜毫不夸张地落在了地上,手指指向了自己:“我是你弟弟?”


 


“是的,我们查过了。”伍扬安静地说:“当年你身体弱,被人贩子转手好几次后抛弃在街头,被贺家太太收养了,记在大儿子名下。”


 


“这怎么可能!”贺呵呵回头看对面的Tina:“小姑妈你说,我是你哥亲生的吧?你看我俩长得这么像!”


 


Tina咬了咬嘴唇,终于说出了话:“别傻了,现在社会哪有姑妈和侄子一样大的。”


 


“你看你爸妈都那么年轻,就没有怀疑过么?”


 


贺呵呵几乎崩溃了:“我爸妈年轻不是因为保养得好么?”


 


“因为他们改大了10岁年龄,为了收养你。”Tina欲言又止:“其实我一直主张把这些事告诉你……”


 


她回头看了一眼最上边的人:“当然我也没想到你是伍扬的弟弟……”


 


“我……”贺呵呵还没来得及从这个冲击中出来,软绵绵瘫在座位上:“我居然不是爸妈亲生的……”


 


达夏从没见过他被吓得这样重,连忙将他抱住了:“好了好了,这也没什么。以后不过就是多了几个亲戚,爸爸妈妈也还是爸爸妈妈妈嘛,是不是亲生的又有什么所谓?”


 


伍扬叹了一口气,又望向了桌子对面的宋玄:“其实你也……”


 


宋玄面带微笑仰起头:“我知道,我是我哥7岁那年收养的。”


 


“这次的名单上,也有你的亲生……”伍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宋玄打断:“我不想知道我的父母是谁。”


 


敖三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换来宋玄好一阵笑:“原来你今天不想来聚会,是怕这件事?”


 


“炫炫我……”


 


宋玄的目光又回到了伍扬身上:“伍哥,谢谢你查了这么多。但这毕竟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唯一的家人、爱人都是敖三。至于我是怎么生的、怎么被卖的我一点都不在乎。”


 


“活在当下最重要呀。”他眨了眨眼睛看伍扬,又去拉他哥:“哥,你怎么对我这么没信心。”


 


敖三哼的一声:“我哪知道……万一你亲生父母是世界首富怎么办?”


 


“那也没有你好啊。”宋玄甜言蜜语说得很溜,还不忘安慰贺呵呵:“你别震惊了,多个哥哥又不会影响过日子……”


 


伍扬笑了笑,眼睛又扫了全桌一周。陶醉先举手投降:“伍哥,你还有什么要爆的就赶紧爆,我心脏不好。”他拉了拉陶桃的衣袖:“我总该是你亲弟吧?”


 


陶桃露出苦大仇深的表情:“我宁愿不是。”


 


“哇,姐你怎么这样……”


 


 


伍扬顿了顿:“大家先不急,我等个人。”


 


“谁?”“我们全部人不都在这儿了?”


 


问罢,Jingle Bell的门铃声就响起来了。伍扬和张专员交换了个眼神,便施施然地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进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穿着毛衣风衣,鼻梁上架着被小雪打湿了的眼镜,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待众人看清了他的脸,便又倒吸了一口气。


 


那是一张跟程以鑫一模一样的脸。


 


程以鑫猛地站起身来,不可置信地盯着他。


 


只有达西面上表情不改,默默将程以鑫拉到自己身后做出防卫的姿态:“你是谁?”他说:“你不是程以鑫。”


 


来人笑了笑:“我是程以鑫,你身后那个不是。”


 


“给大家介绍一下。”伍扬走到众人面前:“这位是程以鑫,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程以鑫’的双胞胎哥哥。”


 


年轻男子深深鞠躬:“对不起,吓到大家了。二十多年前,我被人贩子从我父母身边带走,又辗转到了国外。程家父母大约是怕我弟弟难过,就没想过告诉他这件事了。”


 


“直到伍扬到加州找我,我也才知道我原名叫程以鑫,还有个叫程以清的弟弟。后来我悄悄来了中国,一直在默默跟踪我的弟弟,想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原来是你。”达西没好气地说:“你吓到他了。”


 


年轻男子做了个抱歉的表情,然后掏出了手机,翻开了相册里的一张照片给他看,里面是一张年代久远的泛黄出生证,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程以鑫”、“程以清”两个名字。


 


程以鑫朝着弟弟张开双手:“我一直在想象,我是不是有个弟弟。他很漂亮、很优秀。直到五年前我看到那场全球直播的Family Con表演,才知道原来我的想象并不完全是假的。”


 


兴许是因为他们太像了,程以清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他笑了笑,冲上去拥抱自出生一面后就再没见过的哥哥:“你好,哥。”


 


“这么多年,我们终于团聚了。”程以鑫又笑又哭:“平安夜果然是相聚的日子。”


 


伍扬抿着嘴跟着笑,视线又总忍不住转到到了小贺身上。


 


达夏跟贺呵呵说了什么,然后他便犹犹豫豫地走到了伍扬身边。


 


“那个……”他看着地板:“其实我还是不太能接受……但是,辛苦你找到了我。”贺呵呵抬起头,喊他:“哥。”


 


伍扬眼里泛起了水光,一把将他抱住:“没关系,看到你不认我,我还挺高兴的。说明贺家对你真的很好。”他感激地看了一眼Tina,用嘴型说了“谢谢”。


 


Tina耸了耸肩,对陶桃说:“现在你知道为啥我家世代神厨,只出了贺呵呵这么一个只会吃不会做的吧?”


 


贺呵呵轻轻地推开了伍扬,挺不好意思地说:“其实,认不认伍家也没有什么所谓了……我跟达夏,很快就要有自己的家庭了。”


 


那边达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几乎打翻了酒杯:“等等,小贺你答应了?”


 


“慢着!”跟着跳起来的简亓伸出了手:“达夏你要结婚?这么红的时候宣布结婚也不告诉经纪人?”


 


达夏已经把伍贺从伍扬手里抢了过来,抱着笑眯眯地说:“简哥别怕。我结婚的消息,肯定没有你离婚的消息来得爆炸。”


 


“谁说我们要离婚?!”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简亓和陶醉相互看了一眼,又同时扭过头去:“离就离,谁怕谁啊。”


 


陶桃一边摇头一边吃掉蛋糕上的裱花:“没救了,谁能想到天下第一笑面虎现在变得这么幼稚。”


 


又哭又笑一团混乱之间,只有宋玄还记得帮张专员照顾囡囡。他回头问他哥:“我当年也跟囡囡这么可爱么?”


 


敖三摇头:“你比她可爱多了。”


 


他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不听囡囡话的大人:“我的炫炫,才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存在。”


 


 


那边的程家兄弟似乎还有三天三夜聊不完的话。达西默默坐在他身边,给他剥了个橙子。程以清注意到了达西的不满,连忙将他拉到身前:“哥,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的丈夫,叫达西。我们结婚五年了。”


 


真正的程以鑫打量了一下他,笑道:“很帅,配得上我弟弟。”


 


程以清又好奇地问:“那哥哥你呢?也已经结婚了么?”


 


“嗯,刚结婚不久。”


 


“那……嫂子今天没来?”


 


程以鑫笑了笑:“她呀,最近沉迷某部小说,刚在车里非得说看完最后一章番外才肯上来。我心急见你才自己先来了。”


 


“那她现在人呢?”


 


程以鑫眨了眨眼:“大概还在看小说吧。”


 


 


——刚好看到这一行哦。


 


 


 


 


END


 


 


 


 





磕到昏厥

他们的喵♡:

“你在看谁啊”
“当然是你啊!傻瓜”

心疼

Yi颗橙子:

即将出发去上海的你。
训练间期在角落里发着呆在想那座城市和那座城市里的黄其淋。

一不留神将绳子胡乱缠住自己,尔后又发现了恰巧正对着自己的镜头。

你随机应变立即露出标准的露齿笑和用滑稽的动作假装站不起想掩盖过去。

不过。
不好意思敖三爷,已经被我发现了。

【1/29/2018】

准备好了吗

永远不脱饭

北禾:

你的男孩只剩几个小时就要上交国家了




你的冷圈即将变成热圈,甚至发烫




他们以后,会被人崇敬和羡慕,你准备好了吗


他们以后,会被人谩骂和诋毁,你准备好了吗




你以前的到处安利,会变成随口一提就有人附和




你的男孩,在渐渐长大




都说真情实感是要遭报应的


你后悔入坑吗


你以后敢保证自己不退圈吗




追星,就别脱饭了,尤其是养成系


凭什么你宝贝那么久的人让人侮辱,你只能无所谓


好好爱,等他们展翅高飞


无论你舍不舍得,至少,这是他们的梦想




这一场台风,有资格席卷全球

一切安好 顶峰再见

梦梦梦梦梦曦吖:

现在的我不再一口一个台风十二子,台风四子,航鑫,其逸,翔霖的挂在嘴边,


只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2016年的那个盛夏。


好像又开始想念曾经的他们了。

非常非常的感动

向南以冬:

今天是 @苞谷小助理. 我家思敏的阳历生日,因为思敏是过农历生日的,所以熙子就把生日祝福在今天发了,贺文那天发。

呐……也不知道思敏能不能看见。

认识思敏也有一段时间了,有些话到了嘴边还说不出来≧﹏≦只能用熙子的渣字表达了。

语言不通,表嫌弃。

毕竟我是真的真的想和你说一声。

生日快乐,思敏。

保护我方薛之谦

酥糖.:

保护我方薛老师

甜酒w:

保护我方薛之谦💛

木知默:

薛之谦已经不是原来的薛之谦了
他有资本说出一切不公平和真相
但薛之谦还是原来的薛之谦
是永远看不惯不公平的他❤
坐视不管我做不到,脱粉我做不到,压#薛之谦摔话筒#这种颠倒黑白的热搜我还是做得到的
这个帖子我不仅加了谦谦的tag,也加了TFBOYS的tag,因为我觉得不管是四叶草小螃蟹小汤圆千纸鹤还是谦友都看得出来谦谦和小凯源源千玺关系很好。这一次的事情事关重大,我相信谦友们肯定会竭尽全力去压热搜,我同样也希望四叶草小螃蟹小汤圆千纸鹤能跟大家一起帮助谦谦❤